并入列“2015年十大牛股”之一>>您当前位置:全讯网 > 行业新闻 >

并入列“2015年十大牛股”之一

       银川“科技板”挂牌企业宁夏昊玉种业有限公司近日与宁夏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宁夏百联科技服务有限公司(财富观网络借贷平台)签订股权质押融资服务协议,宁夏昊玉种业有限公司成功融资100万元,这也是银川“科技板”首个成功融资的项目。
  为切实解决科技型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去年7月,我市在西北地区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首创设立“科技板”,填补了西北的空白,旨在为具有一定规模、创新性强、增长潜力大的科技型企业提供专属的挂牌展示、股权托管、股权融资、债权融资、资本运作、财务顾问等综合性资本市场服务,搭建科技型企业融资平台、定价平台、培育平台及综合展示窗口。
  “我们将以此次成功融资为基点,继续加强与宁夏股权托管交易中心的合作,鼓励和引导更多的企业在科技板挂牌。”市科技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银川“科技板”不注重企业的规模和盈利指标,而是着重展示科技型企业核心竞争力和科技成果转化的市场前景,引导资本与科技融合。截至目前,银川“科技板”挂牌企业已达28家,有8家提出了融资申请,其中涉及股权质押融资6家,申请总金额约1500万元。股价的反弹,或许源于同有科技对一项传闻的澄清。当天早间,同有科技发布针对外界传言公司董事长周泽湘“股权代持”一事的澄清公告,正式对此作出传言存在失实的说明,并称保留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公司合法权益的权利。
  连日来,市场纷传周泽湘通过同有科技原副总经理肖建国代持部分上市公司股份,并在上市不久后即不断减持,并获利超5000万元。但与此相对比的,是周泽湘自2015年7月后,数次增持同有科技股份。
  一边是频繁增持上市公司股份,另一边却被举报“代持”并不断减持,是“演技好”还是遭遇“诽谤”,周泽湘似乎正陷入一场罗生门中。
  澄清传闻
  作为中国第一家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的存储企业,2012年上市的同有科技曾一度在2015年时股价连续上涨,市值突破150亿元(最新市值57.14亿元),并入列“2015年十大牛股”之一。
  但似乎也正是在这一段时间,被认为围绕同有科技董事长周泽湘发生了一些故事。
  故事发生的起点在2010年或更早。根据同有科技招股说明书显示,在2010年9月10日,公司工商变更完成日时,股权结构也发生了变化。出于对公司核心员工的吸引,同有科技发布了员工持股计划,以每份出资额2元的价格,吸引了15位核心员工的参与,这其中就包括故事中的另一位“主角”——时任公司副总经理的肖建国。
  数据显示,彼时肖建国以196万元的投资金额入股同有科技前身,至2012年上市前,其持股数量具体为115.57万股,占当时总股本比例为2.57%,为公司第七大股东。
  同时,同有科技招股说明书披露,周泽湘在上市前作出了上市后三年不减持的承诺,肖建国作为高管则限售期为一年,同时还表态在离职后有关股权减持的一系列承诺。
  同有科技上市一年半后的2013年第三季度,肖建国率先减持,其先是减持了同有科技7000股,至第四季度则再度减持20.3万股。
  与此相对应的,是肖建国在同有科技中职位的变化。根据同有科技2013年12月披露的第二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决议公告显示,在公司完成董事会换届,并多人获得连任机会时,肖建国没有继续担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其中原因则并没有透露,只表示其虽然不再担任副总经理职务,但仍在公司任职。
  进入2014年,肖建国继续其减持同有科技的计划。其中,在第二季度减持4.1万股,在第三季度时则完全退出了前十大股东行列。根据对比计算,在彼时的三个月内,肖建国减持股份数在60万股以上(该年第三季度,同有科技实施了10送转8的分红方案)。
  无论是肖建国此前的入股,还是同有科技上市后其减持行为,在近日均被认为与周泽湘有关,并因此生出“代持”疑问。
  根据流传出的有关协议合同显示,2013年12月11日,周泽湘作为甲方,与乙方肖建国曾书面约定,后者离职后,在同有科技股份可转让之际,其将按照甲方周泽湘指定的时间和方式将上市公司68.3985万股(包含2013年11月28日减持的10万股)股份全部进行转让。此外,还约定肖建国因此获得的收益归周泽湘所有。
  正是基于这一协议合同,举报者称肖建国与周泽湘存在代持关系。但4月25日,同有科技正式澄清称,经向肖建国核实,不存在代周泽湘持股的情形。
  疑问尚存
  与上文提及的围绕周泽湘与肖建国有关协议合同相关联的,是另一份涉及二者资金往来的“交易记录”。
  根据“交易记录”显示,自2013年11月28日至2015年5月20日,肖建国共计12次减持并完成对同有科技的清仓,其中涉及68.4万股原始股和46.7万股配股,减持后所得金额扣税后为5008万元。
  尽管肖建国减持同有科技股份的具体时间点无法完全核对,但如上文提及,在2013年和2014年其减持退出公司前十大股东过程中,时间点是对应符合的。
  据接近肖建国的人士透露,肖建国曾在2015年完成减持后总计套现约5000万元,在向周泽湘付款逾2650万元后便一直拒绝继续付款。至于肖建国拒绝付款原因,外界猜测不一。
  这一点在“交易记录”中亦有显示。2013年12月至2015年8月,肖建国向周泽湘共汇款17次,金额合计2650万元,此外前者向后者剩余应付还有2357.9万元。
  “肖拒绝付款后,周曾经试图希望通过调解方式来解决这一问题,但最终不了了之。”接近肖建国的人士说。
  但疑点之一,在于这份“交易记录”的真实性。此外不同的地方在于,该“交易记录”剩余股份数显示的情况,与肖建国实际持股的数量存在偏差。上文提及,同有科技上市前,肖建国持股数量为115.57万股,但“交易记录”显示的初始数据则为68.40万股,存在47.10万股的差距。
  第三个疑点,在于倘若周泽湘通过肖建国“代持”的方式来减持同有科技股份,与其近年来频繁增持上市公司的时间点并没有任何重合。
  Wind资讯数据显示,周泽湘第一次增持同有科技发生于2015年7月初,共增持了30万股,此后至该年底,其增持股份数量合计达到180万股。自去年6月至年底,周泽湘再度增持135万股,持股数量达到8342.86万股。
  “至少从这一点来看,不存在自己通过增持来推高股价,再利用所谓的‘代持’来减持套利的行为,因为在时间点上就逻辑不通。”北京一家私募人士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上述有关疑问向同有科技发送了采访函,但至截稿暂未收到回复,同时公司证券部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不过有关上述情况,同有科技在4月25日的澄清公告中也再度说明,称周泽湘从未减持公司股票,且累计增持360.51万股,并表示周泽湘已经向公司证实并承诺,不存在他人代持或为他人代持的情形,亦无违反证券法等法律规定的证券交易行为。
  但尽管同有科技公告否认了相关举报内容,但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有关情况已经向证监会等监管部门进行了反映,监管部门也在回函中反馈这一事项“在调查中”。 为落实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加强雾霾治理研究”有关要求,进一步推进科技支撑打赢蓝天保卫战,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于4年19日在京召开大气污染成因与控制技术研讨会。研讨会由邓小明副司长主持,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贺泓院士、“大气污染成因与控制技术研究”重点专项总体专家组成员、有关项目负责人及中国21世纪议程管理中心有关同志参加了研讨会。
  邓小明副司长介绍了会议背景和近期相关科技工作部署,指出全国不同地区大气污染治理水平与存在问题差异显著,大气污染防治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科技创新对打赢蓝天保卫战工作的系统支撑还有待加强。各项目负责人报告了项目进展,与会专家围绕大气污染监测与预警、大气复合污染成因与机制、重点行业污染控制和环境管理支撑技术等主题进行了研讨,提出加强学科交叉、提升数据共享、支持科研成果转移转化和产业化等建议。总体组专家针对项目共性和具体问题,提出加强成果凝练并对个别项目偏离项目目标要及时纠偏等工作建议。
  会议对下一步工作进行了部署,强调项目层面要加快研究成果产出,系统梳理项目技术成果,加大对重大成果的宣传。管理层面要加强与地方科技需求对接,打通技术研发与转移转化链条,并推动技术整体应用于地方大气污染联防联控,为全面打赢蓝天保卫战提供有力支撑。



上一篇:人力资源机构提供技术服务的公司
下一篇:培育乡土文化人才3000多人